湘西赶尸村一票难求,一个司机主动要拉我过去,半路上却把我丢下!

avatar 2019年11月2日07:14:07 评论

我赶到车站的时候,去往山河镇的车,刚刚开走五分钟,我恨的磨牙,默默在心里扎了王洋一千八百遍。

“姑娘,你去山河镇吗?”突然,一个猥琐的中年汉子拦住我。

我忐忑的后退了一步,“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他赶紧把手在衣服上蹭蹭,这才逃出个小卡片来,居然是临时加车的司机。

“我刚才看到你要买去山河镇的票,我的车五分钟后就开,现在还有座。”

我实在是太着急了,尤其是看到洛可可离开之后,生怕她先我一步回去,就什么都打听不出来了,居然鬼使神差的跟着猥琐男上车了。

这加车居然是个五菱荣光,除了司机之外,就只有我,和一个干瘪的快没有生气的老太太,她就坐在平时售票员的位置,我上车的时候吓了一跳,差点打退堂鼓回去。

“这是马婶,山河镇的老坐地户了,人特别好,这次啊,是来城里看儿子的。”猥琐男看出我的犹豫,特意解释了下,还善解人意的让我坐到副驾驶去,避免看到老太太。

司机姓王,行二,说是乡亲们都叫他二傻,让我叫他二傻哥,或者老王都行。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王大哥这个不远不近的称呼,他自称是山河镇土生土长的土著。

“你是去走亲戚,还是算命啊?这几年村里年轻人都往外走,剩下的都是老头老太太,还有些没能耐的懒货,我看你面生的紧,第一次去吧?”

我犹豫了下,敷衍的说就是去看看,“你说算命的是怎么回事啊?”

我倒是听说过乡村里有走江湖的郎中,还有串门算命的,不过那也得是人口密集的村子啊,而且也都是周边的,出行成本低才行。

听他话里的意思,过去的算命的,跟走亲戚的一样,不占少数,而且都不是本地人。

“嗨,谁知道他们都是干啥的,神神叨叨的,一去就上后山,再不就假装买东西,送烟抽,到处瞎打听,恨不得近百年的事,陈子麻烂谷子的,都问上一遍。”

他嬉笑着挠头,说反正也有便宜好占,就陪他们说呗,谁家生孩子的时候乌云密布了,谁家老人死了又突然活了,也难为他们听得下去,而且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倒是也间接养活了村里人。

要不是村长不让,说是政策不允许,他们就把后山围起来,直接收门票钱了。

又是荒山?我差点跳起来,“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来了都打听些什么?”

“嗨,还不就是问顾…… ”

“咳…… “后面一直没出声的老太太,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司机脸色一变,立马不往下说了,还尴尬的舔了舔嘴唇,拍了自己脸一巴掌。

“你瞧我这破嘴,一天也没个把门的,就爱胡咧咧,都是瞎扯淡,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他眼睛滴溜转,就是特意的不看我,有几次都差点蹭到山石,可不管我怎么问,他就是嘿嘿乐,多一句话也不肯说了。

我从后视镜偷偷观察了老太太好一会儿,她还是面无表情,有出气没进气的正襟端坐,我趁着中途上厕所的功夫,特意换到了后面。

“大娘,您怎么称呼啊?”我努力摆出最乖巧的脸,可老太太连个眼神都没给我。

最后还是司机看不过去了,弱弱的来了句马婶,我的脸顿时红了,人家明明上车的时候就已经介绍过了,我居然又问。

“马婶,我是来帮外婆找个老朋友的,可惜她没说清楚,就知道姓顾,不知道您老认不认识?”

这回她终于看着我了,只是眼神冷的像是在看死人。

“停车。”

啊?我默默的看了眼车外,都是土路,一间房屋也没有,应该还没到地方啊。

司机也惊讶了一下,可老太太坚持让停车,司机也没办法,只能靠边停了下来。

“马婶,您又闹什么啊,我这赚点钱不容易,您可不能这样啊。”

“你妈老天巴地,就盼着你多活几年,也不容易。”马婶态度不善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才恶狠狠的让我下车。

“我?”我这才反应过来,她不是要下车,而是要把我赶下去,“凭什么啊?”

“马婶,她应该不是,而且人家付了车费,一个姑娘家家的,仍在这儿也不安全啊。”

我没想到,看起来猥琐的大叔,居然会帮我说情,不过我倒是更奇怪了,明明他才是车主,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乘客指手画脚,不许别人坐车了。

可偏偏老太太特别仗义,只是一眼,就让司机果断闭嘴了,敲着门让我下车。

我脾气也上来了,大叫着要投诉,可惜这种车是直接交钱,连个投诉的地方都没有,司机拽了拽我的袖子,小声道歉,可还是说什么也不敢再继续拉我了。

“你们别欺人太甚。”我是真害怕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万一遇到坏人或者野兽,哪怕什么都没有,我可怎么走回去啊?

我一再的保证,不乱问了,可妈婶就是铁了心的不让我再上车了,我好话说尽,倔脾气也上来了,不坐就不坐,手机在手,我还就不信叫不来出租车,大不了就是多花点钱,多等一会儿。

我刚走开两步,司机就一溜烟的把车开走了,我隐约听见马婶说什么不要再往前走了,也是为了我好之类的,可惜风太大,车又开远了,我也不确定听到的对不对。

估计是马婶的话,在我心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我越走越害怕,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我第一次这么后悔,特别想回家,一步也不想往前面走了。

可惜手机一直在搜索信号,我等了半天,也没有路过的车,天渐渐黑了下来,我急的想哭。

“唐辰,你怎么还不来找我?”他发现我不在家,电话打不通,应该会来找我吧?我默默的祈祷,可是看到手机上一直搜索信号的标志,我又没什么信心了。

就算他想找,也不知道我在哪儿吧。

腿好酸,可晚上已经开始降温了,我真没胆量坐下来等,我一边踢着石子,一边咒骂着老太太。

突然,身后传来汽车声,我差点激动的跳过去,可车越来越近,却不是公交车,而是一辆外地牌照的酷路泽,这么荒僻的地方,怎么会有人过来?

我突然想起王大哥说的,那些前赴后继冲上来的算命的,心里说不出的害怕,赶紧找了块大石头,小心的躲在后面。

可没想到,酷路泽却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我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可越憋就越呼吸困难,忍不住猛烈的喘息,我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酷路泽既不开走,也不下来查看,黑色的太阳膜根本看不到里面。

“唐辰,你怎么还不来,我要死在这儿了,你知不知道。”我居然崩溃的哭出了声,等我意识到了时候,酷路泽的门突然打开了。

我腾的一下站起来,拔腿就跑,可后面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苏沫雨,你就只有交代遗言的时候想到我吗?”

“唐……唐辰?”心剧烈的跳动着,我不敢相信的缓缓回头,居然真的是唐辰,他的一脸怒容,简直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容颜,这一刻,他在我心中就是天神。

我喜极而泣的跑过去,一下跳进他怀里,放声大哭,之前的害怕,不安,通通都消失了。

他浑身僵硬了下,还是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一直等我哭够了,才警告我以后不许擅自行动了。

我弱弱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找到我的?“

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居然把我拦腰抱起来,在屁股上狠狠打了两下。

我满脸通红的大叫着:“唐辰,你混蛋。”

“很可惜,你现在需要这个混蛋救命。”他是真生气了,我也不敢挑衅,任由他把我安置在副驾驶位上,可他却突然靠过来,整个身子都逼近过来。

我呼吸骤然急促,紧张的看着他,心里划过一万个不纯洁的念头,近了,更近了,他的嘴巴扫过我的嘴唇,趴了下去。

“咔……”

他居然是为了给我系安全带,我都想了些什么啊,真想把脑袋钻进地缝里去,也不知道他看没看出来。

“这张符的根源在这儿。”唐辰冷冷的晃了晃破印符。

他一再的提醒我洛可可不简单,她外婆想害我,但是我都没放在心里,逼的他不得不暂时放下调查王世达和小刘的事,过来找证据给我看。

他说洛可可的外婆深不可测,他也看不底细,现在她们摆明了要对我下手了,他担心护不好我,所以打算釜底抽薪,斩断外婆的根。

“唐辰……“我感动的不知道怎么去说,还有说不出的愧疚。

“苏沫雨,你是不是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他突然冷冷的看着我。

我一愣,眼泪都吓回去了,他跟我说过的话?在一起这么多年,说过的话太多了,除了求婚,还有更重要的吗?我木木的看着他,实在猜不透他问的是哪句。

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睛里的我,委屈的都快要哭了。

“我说过,你可以恣意妄为,无所顾忌。”

他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弱弱的重复了一遍,这算是他给我的承诺吗?恣意妄为,无所顾忌?我从小就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哪怕是后来跟他在一起,也还是会偶尔从梦里惊醒。

原来他都知道的吗?他知道我最想要的其实是安全感吗?可是……我怎么不记得他有跟我说过这句话?

我还想再问,他却停车,告诉我到地方了。

眼前的是座不高的山包,密密的长着同一种树木,我的生物从来就不及格,实在认不出来是什么树。

“槐树。”唐辰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虫子,一边扒开着枯枝乱叶,一边小心的把我护在后面。

唐辰说槐树也叫鬼树,一般都生长在阴气重,潮湿的地方,要是零星长几棵还没什么,可整座山只有这一种树,肯定不简单。

一再的叮嘱我跟紧他,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乱跑。

山不高,我们只用了一个小时,就登到顶了,可以看到下面的小村子,应该就是山河镇了,房子都很破旧,整个望过去,竟然连一个二层小楼都没有。

现在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压根就没两家烟囱冒烟的,更别提走动的人了,西边一大片的废墟瓦砾,黑乎乎的,看着瘆人。

“那边被法术烧过,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唐辰指着黑乎乎的地方告诉我。

我本来想进镇子里看看,顺便借宿一晚,可唐辰却坚持找到点线索再过去。

这些村民在这儿生活了大辈子,肯定经历过那次恐怕的事,没有东西撬开他们的嘴,就什么也别想问出来。

可我们整整转悠了两遍,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对了,那个司机提到什么姓顾,还有经常有算命的过来找山洞。”我绞尽脑汁的回忆。

唐辰一听,眼睛就亮了,“百密一疏,走。”

靠近小河的一面,被风化的特别严重,下面滑坡了好多,反而是上面没有什么变化,所以站在山顶望下去,只能看见水,好像山脚都直接泡在水里一样。

“我下去看看。”唐辰掏出个带铃铛的银环交给我,让我遇到危险就摇响,他一定会赶过来救我。

接过银环的一刻,我整个人都好像被雷劈了一下,眼泪差点掉下来,这个银环……为什么我会觉得很熟悉,就好像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而且是我看的很重要的东西。

心里有种强烈的失而复得的喜悦,我本能的把银环套在手腕上,居然不大不小,刚刚好。

等了好一会儿,唐辰也没上来,我不安的拽了拽树藤,很有分量,应该是没断,而且水面也很平静,应该不会有危险。

我强忍着又等了一会儿,他还是没有动静,我实在等不了了,冲着下面大喊着唐辰的名字,回音此起彼伏,就是没有半点回答。

我心里说不出的不安,不停的告诉自己,肯定不会有事,可就是怎么也稳不住,我跑远点四处看了一遍,没有人要上山的迹象,这才顺着树藤,爬下去找他。

以前看电视里爬上爬下,轻松的什么似的,还能单手放烟花撩妹,到自己爬的时候,才知道多不靠谱,手心火辣辣的疼,胳膊整个要脱臼了一样。

我一点点的往下蹭,看水看的眼晕,我差点掉下去,恶心翻腾,只能闭上眼睛,小心的往下滑。

“沫沫别动。”是唐辰的声音。

我激动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原来在风化的山坡这里,有一个不大的山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