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身上发生的灵异事件

avatar 2020年01月20日09:27:14 评论

要说灵异,开始自己不怎么相信的,或者说有的时候听说也就是做故事听,满足好奇心。
看了些发生在大家身上的事情大都是小时候的事情,具有些年代感。
发生在我身边的就是最近两年的事情,有了娃之后,更不得不信。
我说说第一件事情吧,那就是17年,父亲因为高血高导致的脑出血后去世。
父母亲就我一个姑娘,我们生活在北方的农村,大学毕业后,就回老家在厂的办公室工作。
那时候已经27岁,谈了个对象结婚怀孕,第一件事就从怀孕说起了。
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了,我辞去工作想和老公自己创业,就学习做蛋糕,在镇上开个蛋糕店。
本来婚房是在县城的,可是怕母亲自己孤单,我们就在离我娘家近的地方开个小店。
有一天晚上关了门回娘家,那时候天已经黑了,老公的朋友叫他去喝酒,想把我送回娘家他自己再去,我说行,他开车送我到我家的门口。
我自己下了车,进了屋,他就走了,当时没觉得怎么样,母亲正在做饭,扫了扫地,拿起泔水桶想把垃圾扔了。
我那时候怀孕已经得有6个月了,我坐在炕沿上摆弄手机,妈妈拎着桶刚出门,我就感觉一阵眩晕,坐不住了。
我就试着喊妈,我说,妈,我来病了,走到了卧室门旁边,就走不了,摊在地上。
我妈一听我在喊她,就快回来了,扶着我问咋啦,隔着院墙就喊隔壁邻居,也是亲戚,“她婶子,快点过来下,孩子来病了!”
婶子就过来,两个人把我扶到炕上,给村里的医生打电话,那会已经好点了 ,就是觉得很委屈,一直在哭。
期间拨了老公的电话,也开车赶回来了,村里的医生和我妈年纪相仿,论辈分的话叫她嫂子,拿着听诊器听了听,我妈在旁边掉眼泪。说大宝宝没事啊,可能是撞克了,谁会戳筷子啊。
医生嫂子说“我会”,让我妈准备了一碗清水,三根筷子。
旁边也准备了一把菜刀,嘴里念着逝去人的名字,手里边戳着筷子。念到父亲名字的时候筷子就戳住了,嫂子说:“是老叔啊,还砍那?”
我妈说砍,这期间我一直就是觉得委屈一直在哭。
砍了后就把碗里的水泼掉了,他们就走了,我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就和老公告诉事情的经过。
虽然以前老听说,但是没有到自己的身上总是不太信的,这回我是信了。
而且撞克开始的感觉和逝去人开始来病时候感觉一样,当时我爸就是这样犯病的去的医院,可是才十几天就走了。
后来孩子出生后一直在农村呆了一年来的 ,孩子频繁撞克,不是请人戳筷子就是聚魂,要不就是去看香。看了就好,每月都会这样一两次,也是身心疲惫。
有一次特别严重,孩子6个月大的时候,高烧40度3天低烧3天高烧。我们就早早的去了本市的妇幼医院,孩子所有的检查都做了,什么问题也没有,但是高烧不退,每天输液打针,怎么都不行,后来烧退了,孩子总是出冷汗睡觉,一直像昏迷状态,两个表姐带着我妈来医院看孩子,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大夫怀疑脑炎,最后做的腰穿。
做腰穿的时候孩子在里面哭,我在外面哭。最难熬的是等待结果的那几个小时,生怕真的有什么坏消息。
最终婆婆告诉我孩子没事,我们都激动的哭了,可是孩子还不醒啊,我大表姐说问问他嫂子吧,让她嫂子看看,她嫂子是看香人,说看了没啥事,说那次我们回娘家,娘家的仙人喜欢我们孩子。然后她帮着劝劝别在孩子身上了,让家里也烧烧香。
表姐们回家了,在路上表姐告诉我怎么回事了,说透了,孩子也醒了也精神了,也不哭了,也不睡觉了。第二天我们就出院了。
孩子一周的时候又犯过一回,我们晚上9点多跑到了临近娘家村不远的一个看香的爷爷家,我们也是慕名而去的,那次看的比较透彻,后来轻易没在犯过,这个爷爷也是我特别感谢的人,因为他救了我妈一命,我是非常感谢的,下面我会说到。
后来孩子一周多了,我们的小店经营的也不好,我们就关门了,让我妈和我去县城生活了,给我带孩子。
我对象找了个工作,那时候需要培训去外地,一个月回来一次,那年正是清明节前夕,我老公休息几天,那次回来我妈说回老家收拾下屋子啥的。等老公走之前再把我妈接回来。
老公走之前的前一天中午,接了个电话,是村里一起长大T的电话。
她管我叫小姨,也是亲戚,他说:“小姨,和你说个事,你别着急,姥姥出事了。”
我大脑一阵紧张问他事情经过,说姥姥骑着电动车栽沟里了,满脸是血。
现在让她舅也就是我堂哥送市里的医院去了,镇上的医院处理不了伤口。我给我堂哥打电话,说正往市里走了,我们把孩子给我婆婆送去,我们就去市里医院,到那了 我看到了我妈,看着应该问题不会太大,但是满脸都肿了,都是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正在厢房收拾东西,我嫂子借我家的三轮车去浇地拉着水管子。
当时可能就不太对劲了,后来我嫂子说感觉我妈不想借给她似的,迷迷瞪瞪的感觉,后来说想帮着我嫂子去浇水,嫂子的电动车放在了我家门口,我妈骑起来就往浇地位置走,当时过了一个土桥,后来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为怕会伤到脑袋,做了相应检查,还好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其他地方,缝了17针脸上。满脸的不解啊。我妈一直念叨我这是干啥去了,咱们在哪呢,重复说这句话最少说了200遍我就解释,当时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郁闷的没法。
把伤口处理好,打了破伤风的针,到家都下午5点多了,我妈嘴里还是这句话,“我去干啥了”怎么回事。
在医院看着我妈都觉得五官挤在一起了,是我妈还不是我妈,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晚上舅舅表姐们都来了 看了我妈,我妈还是重复那些话。我问我妈脸上疼吗?我妈居然说不疼。
我一看不妙。我就给我堂哥打电话,让他带我去邻村看香的爷爷家,那时候已经晚上9点。但是照我妈那个状态,不去是真不行,晚上我和我堂哥还有嫂子一起去了,爷爷已经休息了,但是还是起来给看香了,拿起了香。点火,用手指一推没点火的那一端,蹭的一阵火燃起来,爷爷说了句“我喝”,我知道这事严重了。
期间问什么说什么就不再提了,但是说的很对的,当然都是有关这件事的,后来说这是拿替子呢,你们三辈里有2个死的年轻的都是谁,期间就有我堂哥的妈妈,我大伯母。50来岁肺癌去世了,另外一个都不知道,但是可能是我大伯伯,因为我奶奶生我大伯的时候是双胞胎,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夭折一个,所以我就可能是他。
爷爷嗯了一声给写了符,说回家了拿缝衣服的针穿过去,在十字路口烧了,还告诉怎么要念叨什么,当时十分感谢的情况下就回家让堂哥带着去离坟地的十字路口照做了,回家后,母亲的确好些了。那时候马上清明节,爷爷说清明节前后一定去祭祀送钱,清明节也是鬼节。最好提前送钱去。 本以为母亲没事了,可以安心的睡觉了,可是这一夜我妈还是嘴里一直念叨怎么回事,干啥去了。念叨的我心里发慌,我安慰我妈说,等天亮了 妈我带你去看。熬到天亮了。我开车想带我妈再去看香爷爷家,这时候什么方法都得试了。
从我家到爷爷家不过四五里路,开车10来分钟,我妈坐上车就说晕车,和我说银行卡在哪,我说妈你和我说这干啥,我妈说怕我找不到喽,很像临终交代遗言一样。我就哭着安慰我妈说等着妈,我这就带你去看,一定会没事。我就绷着弦开车。
一边开车我妈一边说不去,还一边说晕车,马上开到离爷爷家还有2里地的时候我妈说不行太晕车了,要吐,我停下车,我妈扶着车门一阵呕吐,可是吐得都是绿水,从前一天中午到现在也没吃东西,吐得没有食物都是绿水,嘴里念叨着不去。
我强拉着我妈上了车,一阵开,不论她说啥。就怕她抢我方向盘,还好没有,顺利的到爷爷家了,赶我去,爷爷已经给别人看香呢。我不管多着急我得等着,但是到了我就踏实了。我妈来了就躺炕上了哼哼,平时我妈不会这样的,肯定是太难受了。
终于给那个小伙子看完了,当时问我妈什么我不太记得了,但是后来我妈说自从到这个屋子,手上的筋就跳动,爷爷一看我妈这样,真的是很严重,拿了根针嘴上沾了下,在身上扎了几次,看的出都是穴位。扎到人中的时候,我妈就长出了一口气,我就哭了,真的救过来了,爷爷说,如果来的不及时真的后果不堪设想。后来我把妈妈接回现场,输了几天消炎药,妈妈就康复了,我问知道车上告诉我银行卡在哪的事情吗?妈妈说不记得说过。
以后我也会回去看看看香爷爷,是我妈的救命恩人,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够让病痛离开,家人康健都是最重要的。后来我也去过大伯母的坟上,烧过纸。默念不要打扰我们,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其实还有些事情,村里这些超出我们认知的事情还是很多的,以后有机会我还会继续讲到的,希望生者康健,死者安息!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