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先生接生

avatar 2019年11月3日12:48:39 评论

  八月初十的晚上,四先生到一个朋友家喝酒,由于多喝了几杯,走到半路就不行了。四先生是一个奇怪的人,竟然钻到路边的一座破庙里过夜。

  四先生在破庙的角落里,倒下去,就呼呼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也不知是几点钟了。迷迷糊糊中,有一个人冲进了破庙。

  还没等四先生反应过来,来人已双手抱着四先生的头,摇了起来。刹那间,四先生已经由一个醉鬼,变成了一个拨浪鼓。

  我妻子快生了,求你快去帮帮忙吧!

  四先生听了这话,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月光照进破庙来,借着月光,仔细一看,只见来人是一位小伙子,三十出头,身材中等,一身白衣,脸颊如齑粉般惨白。

  不知为何,四先生总觉得,这小伙子有点不对劲。

  见四先生醒来,小伙子又说道:我妻子快生了,求你快去帮帮忙吧!,

  我是一个爷们,女人生孩子,即便想帮忙,也帮不上呀!四先生说道。

  那小伙子也不管四先生愿不愿意,扛起他就往外跑。

  四先生在小伙子的肩膀上,也不挣扎,反而自豪的想:看这架势,这回接生,非我四先生莫属了!

  冲出破庙没几步,四先生被丢进一辆马车里。车很新,马也很壮。四先生趴在马车上,东看看,西看看,完全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四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总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小伙子跳上车,突然就变得不慌也不忙了,与之前的举止形成天壤之别。

  四先生感到很迷惑。在这虚假的人世间,能让四先生感到迷惑的事情,还真不是很多。

  四先生慢慢爬起来,坐好,道:太监不急,可把我这皇帝急死啦!女人呀女人!生孩子,跟救火差不多呀!

  小伙子头也不回,道:不急,不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事莫强求!

  四先生无语了!能让四先生无语的人,这世界上,还真不多!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下。四先生一跳,就下了车,抬头一看,只见一座四合院展于眼前,院门开着,一束惨白的灯光,从窗户淌出来。

  穿过院子,进了堂屋。

  堂屋中间,放着一个炉子,没有生火,上面摆着一盏煤油灯。

  两个老人,三个小孩,一共五人,围着炉子,团团坐着。四先生进来,两位老人既不打招呼,也不说话。三个小孩也默默着坐着,一副很伤心的模样。

  面对这样奇怪的一家人,四先生心里,真是五味俱全,十分无奈。

  突然,从卧室里传出一阵令人肝肠寸断的尖叫声,那是女人临盆时的尖叫声。

  就等你了!还不进去?

  小伙子突然说了这一句,接着,就是一推,四先生被推进了卧室。

  一张木床前,摆着一只木箱,箱子上摆着一盏煤油灯。木床上,一位面如死灰的妇女,正痛苦的尖呼着。

  四先生是一个见到任何事情都稳得住的男人,他也不管它三七二十一,挽起袖子,马上忙活起来。不过,我相信,何人身在那种场景,都会不由自主地动起来。

  说来也奇怪,四先生糊里糊涂的忙了一阵子,孩子还真的被顺利接生出来。遗憾的是,孩子一下地就夭折了,幸好大人还算平安,只是太虚弱了。

  令四先生不解的是,这一家老小,从开始到结束,全都是一副表情,好像这女人生孩子,根本就不管他们的事一样。

  四先生忙累了,三两步来到炉子前坐下。见四先生坐下,那二老三小竟然拂袖而去。

  四先生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冷落,他不管那么多,只管自己休息便是。

  不一会儿,小伙子走来,手里端着一碗糖水鸡蛋,请四先生吃。四先生一见糖水鸡蛋,不争气的肚子就打起鼓来。他接过糖水鸡蛋,顺起筷子,夹住一个鸡蛋,就往嘴里送。

  一口咬下去,四先生僵住了。因为,这碗糖水鸡蛋根本就不是什么糖水鸡蛋,准确的来讲,那是一碗黄连鸡蛋。

  四先生从来没吃过这么苦的糖水鸡蛋,不要说吃,就连想一想,也会起鸡皮疙瘩。 1/212下一页尾页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