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煎饼的父子

avatar 2019年11月3日12:49:26 评论

  文华路是南城一条繁华的街道,在这条路的两边,尽是一些大型的写字楼和商场。白天来往的都是一些都市白领,他们西装笔挺,大步流星地走进一座座高楼大厦,又匆匆忙忙地从楼里走出。有时候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不是很赶时间,可大家生活的节奏都是这么快,他们也就慢慢被感染了。到了晚上,文华路的各个角落亮起了五颜六色的灯光,马路上的人群脚步也不那么快了,他们忙碌了一天,就是想要在晚上惬意地和自己爱的人享受这座城市的繁华。这个时候,在一些人比较多的路口,人行道边上,会钻出不少卖小吃的小贩,一辆小小的作业车就是一家小店铺。他们利用这条街人流量最多的一个时间段做自己的小生意,以此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邹记杂粮饼是这些小生意人里面很受欢迎的一家小店,摊煎饼的是一位个子矮矮,皮肤很黑又粗糙的中年男子。他总是把装有火炉和铁板的小车推到路口过去100米左右的路灯下,然后挽起自己的袖子,借着明亮的路灯在铁板上浇好食用油,再撂上揉好的面粉,为过往的行人摊出一张张香喷喷的杂粮饼。这一天,老邹带上自己5岁的小儿子在老地方摆上了摊。入秋的夜晚,南城的风吹在身上会让人感觉有一丝寒意。老邹里面穿了一件短袖,外面套了一件旧的拉链衫,由于客人较多,一直忙着摊煎饼的老邹并没有觉得很凉,反而额头上渗出一些汗珠。因为小儿子亮亮很调皮,老邹时不时地会看看在旁边玩着气球的亮亮,生怕他会走丢。当他看到可爱的亮亮一个人乐此不疲地玩着气球的时候,老邹的脸上会露出灿烂的笑容。终于走了一波客人,老邹可以休息一下了,他正想把亮亮抱过来放在怀里亲一亲,这时从路口突然冲出一辆车歪歪扭扭地朝着自己快速地开过来。老邹第一反应不是躲开,而是想要把亮亮推开,但是根本来不及,失去控制的车子先是把老邹的作业车刮翻在一旁,然后马上撵过老邹,再撞向不远处还没反应过来的亮亮,最后碰撞在路边的铁栏杆停了下来。

  附近的行人听到动静,立刻围观了过来,只见车后躺着一大一小两具血肉模糊的身体,已经动弹不得。老邹的脸早已烂得看不清,左腿已经扭曲,只能看出他的脸是朝向亮亮的。而亮亮也被撞出几米远,全身是血,小小的嘴巴里流出一股股鲜血,身体微微抽搐几下也不再动了。手里的气球在亮亮被撞的一瞬间慢慢飞向了天空,落在了旁边的绿化树上。此时,就在众人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撞人的车子上下来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男子,飞快地跑了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便疾驰而去。

  第二天,新闻报道说,该起车祸案的肇事司机已经自首,系本地著名企业家林永胜的司机潘博。镜头里平头发型的潘博脸色憔悴,对昨晚所做之事供认不讳。没过几天,亮亮的妈妈伤心欲绝,终于忍不住伤痛在跨城大桥上纵身一跃,跳进了冰冷湍急的南江。

  一个月后,金丝雀董事长林永胜应酬完准备回家。可能是因为接近晚上12点,路上车很少,于是林永胜把车开得很快。在快要达到文华路口的时候,突然他看见一个男子牵着一个小男孩过马路,林永胜赶紧踩刹车,车子滑行一段距离停了下来,但是他没有感觉到撞到了人。于是他下车俯下身子朝车底看了看,没有什么啊,难道是自己刚刚看花眼了?林永胜心里疑惑,然后就上车继续前行。

  车子又前行了五分钟,林永胜无意间从车子的化妆镜瞥见一个脸色苍白,披着散乱长发的妇女坐在后面的坐位上。他吓得立刻返头往后面看,可是坐位上空空如也。就在林永胜纳闷害怕的时候,对面驶来一辆车,鸣着喇叭,车灯打得很亮。林永胜觉得有点刺眼,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一下眼睛。对面的车快要接近林永胜的车子的时候忽然就慢了下来,林永胜自觉地盯着迎面驶来的车,似乎对车上的人很好奇。可是他怎么看都只看到方向盘上只有一双手在操纵车子,却看不到司机本人。就在两车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才看见那辆车的司机竟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而车后面坐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皮肤黝黑,女的脸色苍白,他们齐刷刷地把头伸出窗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永胜,看得林永胜心里发毛。这时,车上皮肤黝黑的男人突然伸出一只手,这手竟然可以那么长,快速地抓住林永胜车里的方向盘转了一下,然后自己的脚不听使唤地踩起了油门。林永胜惊恐万分,车子已经失去了控制,撞向了路边的铁栏杆,最后停在了一个月前出车祸的同一地点。他的头撞到了车玻璃上,鲜红的血液溅到了他的大背头上。此时的林永胜快要失去知觉,全身不能动弹,可是眼睛还在转动,他看到前面有个小孩子拿着一个气球跑来跑去,嘴上喊着:爸爸,爸爸,和我一起玩气球。

  几天过后,躺在医院里的林永胜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当他看到他的家人的时候,他正想向他们解释那天发生的离奇的事情,却听到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进来一家三口,皮肤黝黑的男人,脸色苍白的女人,牵着小男孩朝他走了过来。林永胜赶紧对着他的家人,指着门口说,不要让他们进来,赶紧让他们出去,快点!

  他的妻子很疑惑,看了看她老公指的地方,说:门是关着的呀,没有别人啊。

  林永胜听了老婆的话更加害怕了,喃喃地说道: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

  你害死了我们一家三口,你以为自己一个人受到惩罚就想一了百了吗?林永胜听到那个脸色苍白的妈妈对自己这样讲。

  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林永胜竟然对着门作起揖来。

  旁边的人看到林永胜这个样子,感到很诧异也很害怕,因为毕竟林永胜是金丝雀的董事长,他的健康关乎着整个公司的命运。林永胜的妻子甚至怀疑这次车祸压坏了老公的神经,她心里已经在打算暂时让她的儿子林森暂任董事长一职。

  林永胜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家人不想打扰他休息也就出去了。几天之后,经过林永胜授权,他的儿子林森暂任金丝雀的董事长。有一天,林永胜半躺在病床上看新闻,正好看到记者采访他儿子对于未来金丝雀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听到儿子满意的回答以及看到儿子春风得意的样子,林永胜感到很欣慰。这时电视突然闪了一下,他看见屏幕里那个黑黑的男人和脸色苍白的女人,每人挽着林森的一条胳膊,而那个小男孩正骑坐在林森的肩上。林森和记者在愉快地聊着天,那一家三口却在屏幕里看着林永胜痴痴地笑。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