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记它们

avatar 2019年11月3日12:50:56 评论

  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科技一项又一项的创新,人类生活也逐步地改善。日复一日的工作,枯燥而乏味。人类,似乎过于忙碌而忘记了什么。

  这是一个繁荣昌盛的城市,每天都有许多的故事在发生,这只是其中之一。

  林云凡,长相普普通通,高高瘦瘦,属于那种扔进人海中立刻找不到的类型,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大学,考上了,但因家庭缘故而没上。如今毕业两年了,也在社会中摸爬打滚了两年,一事无成。身边的朋友,要么上大学,要么拼爹继承父业,基本都小有所成。林云凡自己却租住在一栋民房单间里,环境恶劣,但好在便宜,而且离厂也近。不知是因为一事无成,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林云凡很压抑,特别是在他的那个房子里!一旦下班回家,进入他租住的房子里,他就会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胸闷心悸难以入睡。随着时间推移,还有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叮铃

  唉~终于下班了,又是一天过去了。林云凡边起身离岗边感叹着。

  嘿!小云!一起去搓几圈喝几杯怎么样?同事高海大声喊叫。

  只见林云凡一脸的疲倦,有气无力地道:算了吧,哥!改天我再去,我还是回去洗洗睡了。

  高海一脸坏笑地说:小子,晚上就别太用功了!看把你给累的。哈哈

  行啦,我回去咯!林云凡依然无力地回应着。便走出了厂门径直向他的家走去。

  又来了林云凡小声地嘀咕。他住在603号房,602和604却没人租住。601住的是一对老夫妻,大概是因为楼房间隔小通风不好,他们都会把门开着。当林云凡每次经过时,他们都会眯着眼盯着,直到林云凡走过去,他们才会收回眼神。唉~我虽然长相猥琐,但我是好人啊!他们怎么会这样看我呢?林云凡无奈心想着。

  喀嚓

  呼

  林云凡一个深呼吸迈进了屋。今天依然还是会啊!我要不搬走算了!林云凡痛苦地在心里盘算着。压抑,窒息,胸闷心悸,张牙舞爪般朝着林云凡袭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进房间就会,偶尔连出门也会有那么一丝感觉。我该不会得了幽闭恐惧症吧?不对啊,幽闭恐惧症的症状也不是这样的啊。难道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还是赶快洗洗睡吧,今晚不知道又要到几点才能睡去?林云凡边洗澡边想着。啊!什么?林云凡惊恐大叫!因为因为刚刚在林云凡感觉好像有一只手触摸了他的脖子!不可能,一定是错觉!肯定是因为我头发太长了,加上我最近太累,感觉迟钝而产生的错觉,没错,就是这样!星期天就去把头发剪了!林云凡自言自语地安慰着自己。

  人啊!对于一些自己恐惧害怕的事情,总会不由自主地想着,否定着。接着又会去想去否定,好像是要借此来坚定自己的信念。

  林云凡侧躺在床上,想起在洗澡时的经历,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妈蛋,世上怎么会有呢?不可能,如果真的有那种玩意儿,世界早就末日了!林云凡赶快睡觉,不要去想了!林云凡心里喊叫着。

  夜里难以入睡,林云凡闭着眼默默地感受着,注意力都集中在脖子那里,因为他不甘心。

  他觉得洗澡时之所以有那种感觉,肯定是因为自己头发太长,在转头时因为头发撩动了脖子,而自己当时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脖子,从而造成有人触摸他脖子的感觉。突然,林云凡脖子一阵凉意,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林云凡猛地一翻身,没有!什么都没有!但刚才的感觉却是如此地真实,如同有人跟他一样侧躺,并且呼吸的空气直吹向他脖子一样!刚刚,呃温度的变化!因为头发长盖住了脖子,脖子内的温度比外面的要高一点,所以当头发有些移动时,我才会感觉到一丝凉意。嗯,没错,就是这样!林云凡心有余悸地自我安慰。

  妈蛋,有时间一定要把这该死的头发给剪了!林云凡有点气愤地道。是啊,住进来都这么久了。每当进房时压抑胸闷心悸窒息的感觉就蜂拥而至,久而久之,精神状态肯定不好,加上今晚这么一出,也难怪林云凡会这样。但是,他却没想到,他可是一直侧躺着的啊!

  星期天,理发店。

  嗨,靓仔,要怎么剪呢?理发师热情地招待。

  哦,把头发剪短就可以了,只要不盖住脖子就行。林云凡回应道。

  喔,不想学郑伊健啦?理发师开玩笑地说。

  林云凡心里一阵遗憾,说:学什么啊,没人家那种气质,你就给我剪了吧。

  好,来,请坐这里。理发师招呼着道。

  林云凡便走过去坐下,等待一个新生。 1/3123下一页尾页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