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是梦,至今是迷

avatar 2020年01月2日02:53:27 评论

其次,一样恐怖的就是,就属我的意识,可以步入一个黑暗,纯黑色的暗黑恐惧中,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何事,我就是恐怖的感受身体和不知道如何表达,不知道怎么去表达的恐怖
去年我在姥姥家,睡觉,结果早上被一个怪梦给弄出吓得一身异样,可以说,这个梦是我活这么大,做的惊吓到的梦可以排到第一第二名,这个梦,我从小25岁前没有一个梦可以比这个吓人,这个梦我就不解释了,没有头绪,比小时候教室一屋子鬼,吓得从梦中惊愕的突然吓醒坐在床上一身汗的梦比这个梦相对比一点也算不上吓人了,因为那鬼梦是梦而已,普普通通,的梦,这个梦我就不是普通的梦了,应该说,这个梦是能让我浑身上下,从身体里面的异样状态(脑子快炸掉,身子里有股波态在干扰,痛苦,发胀)然后除了身体的恐惧。
害怕之外,我的意识状态,被干扰了,具体很难表达,我的理解能力有限,您费心看看,知识匮乏,我当时可以说是身体和心识都步入了非凡,非正常的属于灵的感受,在我脑子和身子异样,就是上面说的:其次,一样恐怖的就是,就属我的意识,可以步入一个黑暗,纯黑色的暗黑恐惧中,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何事,我就是恐怖的感受着身体和不知道如何表达,不知道怎么去表达的恐怖,这个黑在能量,是个什么能量,虽然我也不知道能量是什么意思,可是我该如何理解那个黑色的体会,到底是什么,我能确切的感受到,那个状态的纯黑色之所以让我恐惧,是因为它的未知性,它在每分每秒的发生着能量的波动,确凿的我认为,它是在变化着的,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快炸了,身体能也涨的出奇的不舒服,难受,我感受着可能都不是眼睛所看到的那股黑,暗黑,我发现它的变化在变得明显了,我有点好奇,我说,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一定要看看啊,好奇心的同时,我的身体的,已经无法再去承受那个嗡嗡的耳朵和脑子的轰鸣还有身体的爆炸感,应该不能叫爆炸感,那是一种能量感,似乎是不是和这片暗黑的幻觉一个频率呢,应该是,因为当我决定要看暗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接下来到底会给我示现出何种的结果呢???
这片黑到底要幻变出什么玄机,我好奇心越大,这个身体越难受,我好奇心很大,这个像交易一样,我准备要看它能变化出什么结局时,我要看看,好奇,像交易一样,我刚刚有了看看吧的念头,暗黑中的幻变就加剧了,它知道我要看它,我要看它到底是什么,它也准备要满足我,这样的变化,幻变,我 能体验到,我能感受的到它就要骤变了,出结果了,可是这个时候我又不想看了,我打退堂鼓了,我的身体已然不能承受苦痛折磨,这也不是我退缩的关键因素,其实我根本没决心承受起这个暗黑的灵异究竟到底会变什么给我看呢,由于它的未知性,不可知,不可预料,我根本没有勇气去接受这个交易,我害怕我突然看见心理防线不能承受的什么事情,我不要看了,我认怂,结果这个“它”,很顺从我打的绝定,我的想法,它很尊重我的想法,我立即从那片黑中抽离了出去,黑消失的同时,脑子和身子都不难受了,黑暗和身体的异样都立即没有了,但是身体的灵的状态并未全部消失掉,我很软弱的从恐慌中醒来,一个劲的后悔,我为什么不去看看下面的骤变呢,我一定能看到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我的世界,已经被奇怪,怪异给包围,那么我借着那个灵异的怪怪的劲儿头,不可不去看看,我命令自己赶快去睡觉,赶快睡过去,是不是还能进入那个状态呢,可是机会只有一次,我录了视频7个视频。我把手机放在床边把手机的存储耗得一丁点都不再有,我想进入那个黑,同时以录像的办法让我看看那个状态的我是什么个模样,可惜我没能进入,而且手机都耗光存储,我好后悔。
————————————————————————————————————————
分割线下边是另一个版本
2017-09-29 周五
虽没灵感,但必须写出来,也不是出于有没有灵感,关键我这些遭遇太稀奇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怎么表达,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必须写,不知道怎么表达也得写,做个备忘,抽根烟,平一下心情,灵感?我这遭遇没多少人可以给我解释,能碰见一个真心对我好的师父就好了,而且必须是高人,写这么多,该写重点了,昨天早上,也就是9月28号星期四,我已经醒了,但是没起床,至少我意识当时是清醒的,是不是梦,我已无法分辨,很难分辨,但我也不愿承认那是梦,黑,黑,黑,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什么都没有,只有黑,连我也没有了,但我的思维还在,我的心念还在,但没有实体,只有比黑墨水的颜色还要黑的黑,我能看到这无尽遍布所有的黑,但是我没有实体,我看不到我自己,我的心念在,在无比的恐惧,因为不仅是黑,我不是那么怕黑,并非黑让我恐惧,真正恐怖的是,我能察觉到,下面会突然出现难以承受的画面,这也不是真正恐怖的原因,这是之一,关键,还有一股声音,刺激着大脑,磁场波一样(虽说我不知啥叫磁场波)但确实很磁,有磁性,声音刺激的同时,身体内,万千错综复杂的感受很配合那个黑色环境,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去感受进去这个状态,那令人恐惧的声音,和体内更令人万分恐惧地一股股奇特的力量,非常完美同步的配合着我所,暂且说是看到吧!!!我所看见的这奇异的黑色空间,黑色里马上要向我演变下一步场面时(刚刚忘说声音,和体内反应是如何配合这个黑的,因为我暂时也说不清楚,奈何我记忆力差,这些画面都不那么历历在目了,对,声音的刺激大小,和体内的异样感受,伴随还有“看见”的黑色空间,是如何相互交织的,再吸根烟平一下心情,算,这点先留着不写)
接着刚刚的继续写,马上要演变下一个画面让我感受真正的恐怖的时候,我怕了,我不敢面对了,因为这个时候声音和体内都开始剧烈反应,大脑受不了,身体受不了,很公平的是,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自己选择看或不看,刚刚说我要看,看会发生什么,实时就无条件给我看,现在我怕我承受不了,我不要看了,它也很尊重我,尊重我的选择,就不给我看了,我就从那个状态中出来了,醒来那个状态还没完全下去,我做了一个早就想过的决定,因为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我想把自己录下来,看看到底我是什么样子。录了七段视频,最短的试水几十秒,最长录了一个多小时,被手机自带功能一分为二了,不过没再一次进到那黑色状态里,我不能主动自由出入那状态,出我能主动出来,但进,我是被动进入。
昨晚没写完整,补上,漏掉两点,1:灵异黑色空间发生前的晚上,有一个声音喊我的名字,我答应了,我说:“昂,我是啊,你谁啊!你谁啊,你是谁啊,没人答应我,二:我抽离那个状态前,最后看的一个画面,一个脑子在吸另一个脑子的什么东西,能看见有东西被吸出来。”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