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警以来遇到最离奇的事件——小偷断腿事件

avatar 2020年01月20日09:25:25 评论

我家在河北的一个城市,后来转业比较幸运的是在小区门口的警局工作,好几年前小区里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的事情。
小区是大部分5、6层楼的多层,那户被小偷光顾的的人家在402。
那个夜晚,下着小雨,三个小偷一个在楼下望风(我们在这里暂时称他为a),一个开着车准备随时逃跑的(b),另一个身手比较灵活的(c),从排水管爬到了三楼,借助用来固定三楼水管的钢筋与楼墙壁间的缝隙,安了一个简易的临时踏板,绑了两根很粗尼龙材质的绳子,一根垂下去,一根挂在腰上,踩着建造楼层时设计的给空调外机留的台子,推开了玻璃窗。
进去之前,他习惯性的转过头低下去看了眼自己的同伴,只能看见角落里一团黑影却没能看清。
就在这时自己耳朵朝向的窗户突然传来尖锐的惨叫,接着是抽搐挣扎的声音,而后万籁俱寂。
他大着胆子向屋子里看,看见里面有一个人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眼睛暴突,口鼻流出鲜血。
这张脸他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他在楼下望风的同伙a啊!
小偷c此时已经吓破了胆子!
正想赶紧逃走的时候,在窗户旁边阴影的地方浮现出一张惨白的脸,说了一句话:“既然这么想来,那就多待一会吧。”
说着冲他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口密集又尖锐的牙齿。
c来不及多想拽着绳子就往下跳,啪的一的巨声摔在了地面,附近楼层的犬吠大作,冲击感产生的麻木让他暂时忘记了疼痛,在他试着爬起来时,剧烈的疼痛感简直要将人撕碎一样,他这时才知道自己两条腿都折了。
向旁边一看,发现自己的绳子不知什么时候断掉了,他咒骂着向自己车上的同伴a呼喊。
这时对面楼不知是哪一家人大喊了一声:抓贼啊!抓贼啊!大家都醒醒!
很快附近的几家都打开了灯,这时他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同伴a发动了汽车扬长而去。
一声划破天际的猫叫引起了他的注意,凄惨至极像婴儿啼哭一样的撕心裂肺。
他抬头一看,一只脸部白色的而身体纯黑无比的花猫死死的盯着他,他觉得那只猫的猫的眼神很熟悉,冰冷冷的,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就像是自己看到蚂蚁一样花,猫突然咧开了嘴人性化地笑了一下露出了它的牙齿,密集且尖锐。
(后来据调查,附近的居民都没有听到有猫的叫声。)
后来接到报警,正在执勤的我这个小组来了现场,通过物业联系上了那户在外未归的主人,主人得知实情回来之后带着我们进了他家。
装修十分古典,黄木的家具到处可见古香古色的,里边并没有任何与小偷b有关的东西,十分整洁没有一点凶杀现场的影子。
(后来我们调查了小区监控。发现他确实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令人好奇的是只有这栋楼下的监控坏掉了还在检修。)
下来之后,楼下的同事感叹没有找到小偷a的遗憾时,一辆汽车直直的朝着人群冲过来,然后停在了楼口,车门咔的打开,从里面掉下来一个昏迷的男人——正是那个小偷a!
审讯小偷a时我刚好在场,他非常不愿意谈起这段回忆,每次询问都会露出惊恐的表情。
据他交代,那天下了小雨,他在楼下等同伙时喝了点酒。
正迷糊的时候,他看见一只胖乎乎的手拍了一下玻璃,过了一会儿,又拍一下。
他顿时感到心惊肉跳,按了半天驾驶位的灯都没有亮,好容易摸到了手机打开闪光灯看出去,原来是一只癞蛤蟆,正在往窗户上跳。
后来,他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一只手在窗上抓,指甲抓着玻璃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
他接着打开闪光灯照出去,外面什么都没有,雨依然在下。
正当他想转过头的一瞬间,发现车门后站着一个人,那人穿着雨衣,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脸。
他吓得一哆嗦,手机掉在地上,他摸索着找到手机,那人已经不见了,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他以为是幻觉,缩在车上,惊魂不定,只能往嘴里继续灌一口酒,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听到了自己同伴的哀嚎,想下车救他却发现车门怎么都打不开。
又听到了附近人家的呼喊,只好踩油门逃走了。
他开了一会之后,大概凌晨2点,雨已经停了,黑云散尽,皎白的月光照着自己的漆黑的车头,车里静悄悄的,只有窗外的树叶滴着水。
c始终没有缓过神,恍惚之中,看见前面有一个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他一个猛刹车但还是撞了上去,车也熄火了,这时那个人爬了起来他认出那是自己的同伴b,咽喉被割断了,脑袋耷拉着。
a从没见过诈尸之类的事,他揉揉眼睛,看见一个穿雨衣的人背对着他,那人硬生生地掏出b的肠子,把手伸进肚子里摸索着什么摸到了b的心脏部位。
说到这里时他说自己当时突然觉得胸很闷有一种气透不过来的感觉、心悸仿佛自己要失去控制了。
他表现得很真实出汗、颤抖仿佛整个人要发疯一样,他继续说着’然后那个人不知道拽住了哪里拖着b来到了a的车窗前,敲了敲窗户,a不受控制的摇下了车窗,你们来串门,都不带些礼物吗?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挑了。
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b的心脏,原来也不是黑的啊说罢放进了自己嘴里咀嚼起来,a说这时他就昏过去了他看不清那个穿雨衣的人的脸,只能看到他说话时露出的牙,密集且尖锐……
每次我想到他我都有一种手足发麻、濒死的感觉。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第二天我们得到了来自临县的档案,这三个人都有前科,不过无非都是些打架恐吓小偷小摸罢了,进过几次监狱,前一阵子刚放出来,在县城杀害了一对老夫妻,钱财洗劫一空,但他们不知道老人的孩子因为父母年纪大了,儿女工作忙没时间照看,怕保姆对自己的家人进行身体伤害装了监控。
镜头显示b在与老人争斗时不小心杀害了其中一个,然而并未逃走,杀心大起将另一位老人也残忍的杀害了,他的两个同伴甚至还帮他将老人分尸掩盖了犯罪的现场……
这个案子受到了上边的重视调走了案宗与犯人,同时命令我们停止对户主的调查。
再后来闹鬼一事在小区里流传了一阵子后也逐渐销声匿迹了,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据我所知b的踪迹后来一直也没有找到,a和c在省监狱接受调查的时候,一夜阴雨过后,两个人都死于心肌梗死。
这件事情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