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的罗刹鬼

avatar 2018年07月29日10:16:30 评论
  今天给大家说一个民间的鬼,这个鬼是美貌的罗刹鬼,下面给大家讲讲。
美貌的罗刹鬼

美貌的罗刹鬼

仙都峰绵延数十里,岩峰陡峭难攀,山上古木遮天蔽日,看起来幽深又神秘。

虽说“靠山吃山”,但这里的农户一般都住在山下,鲜少有人山上谋生计,不仅是因为山势险峻,还因为传说山上有罗刹鬼。山下有好几家的劳力都是盲的,眼睛只有两个空洞洞的眶,眼珠子都被挖走了。据他们说就是在山中遇到了罗刹鬼,被它挖了眼睛。

不过近一两年倒是鲜少有被罗刹鬼所害的传闻了,有人说是因为周老敢住到了山上,镇住了那鬼物。

周老敢也算是当地一大奇人,他带着一家人住在深山里面,常常穿着一领破旧的灰布道袍,头上挽着个顶心髻,一个人穿林过岭的来去自如。有人说他是练茅山道法的,能够召神役鬼,他的宅子前后用许多乱石东一堆西一堆地堆成阵图,能把毒蛇猛兽都困在里面。听说他曾用法瓶拘禁了两个鬼灵和一个山魈,还鞭打过罗刹鬼,不过传闻终究是传闻,也没有谁亲眼看到过。

最近山下有桩喜事,桑大的儿子要娶亲了,新娘正是周老敢的女儿,大家谁也没见过周老敢的女儿,所以都来看热闹。

桑家找了十多个年轻力壮的汉子,请了轿夫和鼓乐,翻过仙都峰到后山去接新娘,天没亮就起程,直到日头落山才把新娘接回来,桑家张灯结彩,大串的鞭炮放得震天响,好多人都围在轿子前,想一睹新娘芳容。

新娘子下轿了,脸上蒙着红盖头,但看她身材娇小玲珑,走起路来步步生花,大伙儿都猜她一定很漂亮。拜完堂之后,新郎挑起了新娘的面巾,看热闹的亲朋不禁发出赞叹,推许她一定是附近最美的新娘。

新娘送进洞房后,外面的宾客还没完全散去,桑家人突然听到新房里一阵长长的惨叫,赶紧过去看。不得了!新娘子不见了,新郎正双手捂着脸倒在地上乱滚,血从他的指缝里不停地流出来,床上、地下全是血点子,扳开他的手再看,两个眼珠子全没了,只留下两个血淋淋的眶,黑漆漆的天上,一只怪鸟在嘎嘎嘎地叫着……

不用说,真正的新娘已经在半路上被罗刹鬼害死了,罗刹鬼变成了新娘子的模样进了花轿,到了洞房里才现出原形,啄掉了新郎的眼珠子。

大家纷纷猜测这大概是罗刹鬼向周老敢寻仇来了,它敌不过有法术的周老敢,就找到了他女儿女婿头上,它肯定是知道女儿出嫁时周老敢不能护轿,才瞅准了这个机会下手。

消息传到了周家的孤庄里,周老敢气煞恨煞,发誓要找到罗刹鬼报仇。但也许罗刹鬼也知道周老敢不好惹,远远躲了起来,周老敢居然一时遍寻不着。

在几十里外的城西有家轿行,有的人要出城时嫌山路难走,便会来这里租顶轿子,由两个轿夫抬着,要是路远,还会加一个换班的。

一天早上,有个年轻的妇道,梳妆整齐,到巷口来叫轿子,一群轿夫看她很有姿色,都抢着愿意出轿,她选了轿夫阿隆的那顶轿子。

“不知小嫂子你要去哪里?”阿隆问。

“我要去仙都峰北边的山溪口走亲戚。”女的说。

几个老轿夫听了,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那个地方太荒僻了,溪岸和溪心都是滚滚乱石,根本没有住家,这女的怎会要到那里探亲呢?可是那个女的说愿意出整块大洋,阿隆他们年轻气盛,贪财重利,也就答应了。

妇道上了轿,两个轿夫抬着出了西门,阿隆跟着当换肩的。

他们一路朝西北走,每隔半小时轮流换换肩,觉得很是轻松。不知不觉走到了晌午,他们找了个平坦点的地方停下轿子准备吃午餐。

阿隆取出怀里揣着的饭团子,一边吃,一边对着轿里的妇人说:“到晌午啦!小嫂子,你不下轿来吃点什么?”

“我吃过才出门的。”女的细声说:“到了晚上,还有一顿要吃呢。山路不好走,小哥,你们还是快点吃完上路吧!”

他们吃完便又抬起了轿子,路荒荒的,草长长的,一路向西北,仙都峰的影子已经映入眼帘啦。

“真是望山跑倒马,整块的大洋不好赚啊。”轿前抬着的人说:“怎么觉得这轿子越来越重了呢?”

他这一说,轿后抬着的人也觉得不对劲了,原先抬这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像抬稻草似的,怎么越抬越重,像是超过了百斤,两肩都隐隐地压疼了。

“换肩啦,阿隆。”他喊道。

“来了!”阿隆应着,从旁边走到轿后去轮换,当经过轿门的时候,正好一阵小风兜过来,把帘门掀起来一条小缝,阿隆看到一个血淋淋的东西,好像是牛的舌头,一伸一缩,一吞一吐地颤动着,黏答答的口水不停流下来,把帘布都沾湿了。

阿隆是机灵人,硬生生把一声惊叫咽了回去,在脑袋里飞速地转着念头。他一下子就明白这轿子里抬的根本不是人,怪不得前面她说晚上还有一顿能吃呢,天啦,她晚上要吃的不就是他们这三个抬轿的傻鸟吗?

不能声张,否则这怪物发觉了,准会把他们提前啃掉。阿隆若无其事地到轿后换了肩,果然觉得轿子十分沉重。他一边走,一边止不住焦躁,得快点想个办法,否则到了地方就逃不掉了,可是这种荒僻的地方,半个人影都看不见,又能有什么……

正在这时,阿隆突然看到前面远远的地方有个人影,他定睛一看,真的是个人,只见他站在一块大石头上,身上穿着一领灰布道袍,头上挽着个髻,搭起手棚正在向四处望着。

阿隆心中一喜,正在计较要不要出声呼叫,又怕道人势单力薄,难以收服这个怪物。正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轿子猛烈地抖了起来,越抖越厉害,接着“砰”一声,轿顶被顶了开来,冒出来一个硕大的鬼脑袋来,头上满是卷曲的红毛,千百条须发像血色的小蛇一样蠕动着,它嚎了一声,轿子顿时被撑裂了,前面的轿夫被压倒在地上,那怪物伸着长长的脖子,浑身是张开的黑羽毛,下面是一只鸟爪子,一踏步,便踩得碎石乱崩。

“救命啊……救命啊。”被压在下面的轿夫叫了起来。

阿隆也没看到那个道人是怎么过来的,只觉眼前一晃,道人便已立在了面前,他冷哼一声道:“你这个作恶多端的罗刹鬼,今天是你的死期到了!”说着,他双掌齐放,“轰”一声起了惊天动地的风雷,隆隆不绝,三个轿夫赶紧伏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头,眼睛也不敢睁开。

等到风雷过后,阿隆最先抬起头来,他看见一团烈火绕着那个鬼物,笔直地飞升到了半空,火焰剧烈地挣扎着,里面包裹着嘎嘎嘎的惨叫声……

“噗”一声,老道士不见了,鬼物也不见了,满天像天女散花似的,飘落下来了千百片黑色的羽毛。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