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文——爱在西元前(3)

avatar 2019年09月8日01:54:52 评论

第三章危机四伏的晋朝

桃花林。风很大,花瓣们纷纷离开枝头,任凭风把自己带到任何地方去。

夜心走在桃花林里,心中是沉沉的惆怅。即使谢婷贵为谢家小姐,却不能选择婚嫁的对象,不能得到单纯的爱。古人真是自己不能懂得的一种生物啊。

夜心摸索自己袖子里的夜心之链,自从来到晋朝,这手链就像沉睡了一般,怎么也没有反应。每次自己看到古代的茅厕,就开始怀念现代的抽水马桶。

就在这个时候,夜心之链热了一热,一幅诡异的图景在夜心的脑海中:桃花林,有蒙面黑衣人正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手中是明晃晃的飞镖!而蒙面人的背后不远处,司马元显正玩味地看着这一切。

夜心蹲下,好大的一块金子哦!飞镖擦过她的头发,钉在了桃树上。其实,就算自己不突然蹲下,一粒珍珠也会打落飞镖。司马元显似乎想试探看看自己是否会武功。

我怎么没看到金子呢?夜小姐。蒙面黑衣人刚想逃逸,就被司马元显轻松地擒住,夜心看出司马元显下的是重手法,那蒙面黑衣人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却无法出声,喉咙里发出可怕的咳声。

眼睛一时发花,呵呵,大概是太累了。司马公子,您的属下的穿得真奇怪。夜心露出超级无辜的笑脸。

司马元显眼中闪过一丝幽光,我可没有这么愚蠢的手下。看来,最近建康不太安定啊,连固若金汤的谢府也有刺客出没。司马元显是皇帝的弟弟的儿子,果然有谈笑间杀人的风范。

在这个时代,刺客是很有前途的职业,和神医这个职业一样有前途。夜心看着痛苦得恨不得死去的刺客叹气,你放过他吧。

司马元显望入夜心那清澈的眼里,他放开右手,刺客委顿地倒在地上喘息。

你没事吧?夜心蹲下身子问道。

那刺客嘴唇微动,一缕寒光从他口中射出,直奔夜心心脏处。

司马元显已经来不及救夜心,一怒之下,反手往刺客天灵盖拍下,那刺客当即毙命。

夜心看着自己的心脏部位,蓝幽幽的牛毛细针插在那里,宛如死神的名片。

夜心,你还好吧?司马元显似乎对于夜心没有七窍流血,很是奇怪。

夜心探手入怀,发现自己的贴身衬衣口袋里放着手机。毒针卡在了手机中!好险!古代真是个旅游不安全的地方啊。

我没事。夜心说话间,一阵大风吹过,桃花雨纷纷。

绚烂的桃花雨中,夜心看着眼前衣襟飞扬的男子,感觉到这个乱世的纠葛已经如桃花雨一般席卷了自己。

秦淮河畔。光牧诗会。

秦淮河本叫龙藏浦,又称淮水。相传秦始皇东巡路过此地,看中其形势之胜,于是凿断淮河中游的方山地脉为河渎,以泄其王气,故有秦淮河之称。十里秦淮河两岸雕栏画栋,绮艳荟萃。河中则舟楫穿梭,画船毕集,佳丽如云。

夜心两眼放光地看着繁华度不比现代差的秦淮河胜景,尤其是周围美女帅哥的素质更所让夜心觉得不虚此行。

谢挺之斜看着夜心,我说,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谢挺之今夜是贵公子一般的打扮,天青色的衫子穿在他身上显得分外的飘逸挺拔。可以想到当他经历人世沧桑,褪去青涩的感觉,会让许多女人念念不忘,伤心断肠。

夜心本能地用衣袖擦了擦,才没有呢。

谢挺之眼中闪过捉弄成功的笑意。俊秀的脸上映着秦淮河的波光,有恍惚的温柔。

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呢?完全没有女孩子该有的温柔态度。谢挺之感叹地问。

你们那些士大夫啊就只知道享乐,谈些大而空的东西。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夜心扮鬼脸。蹦出来?自己又不是猴子变的。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谢挺之望着夜心,眼神变得深邃起来,没想到你还有这份忧国忧民的见解。

夜心看着谢挺之。是了,谢挺之是北府兵中的年轻将领,如今大战在即,自然为国家忧心。

你放心啦,我们这一次会赢的。北府兵可不是吃素的。要不我帮你个小忙,帮你练兵。夜心记得历史书上写着的淝水之战是赢了的。虽然苻坚也是倾巢而出,总兵力在北府军三倍之上,但谢玄带领的北府兵英勇作战以及反间计奏效。

谢挺之看着夜心,嘴角是轻松的笑意,我现在又觉得你象个奸细了。

一艘典雅的大船停泊在岸边。船头的侍从是两个俊秀可人的少年。

谢挺之和夜心步入大船,而夜心立刻被这独具匠心的设计吸引了心神。

船内居然花木繁茂,音乐缥缈不绝。七颗硕大的明珠镶嵌在船顶,宛如天空中的七颗星宿。

夜心是知道自己的古文水准的,真要考试,非把孔子从坟墓中气的爬出来不可。于是,她乖乖地选择闭嘴当哑巴。忽然而至的寒意让她望向右侧,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正冷冷的看着自己,他的眼睛让夜心想起了沙漠中的响尾蛇。

船中央放着嫦娥奔月的巨画,画风飘逸潇洒,气韵生动。

问过谢挺之,夜心才知道,那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居然是皇帝手下第一谋士容现!

容现是心狠手辣之人,你怎么会惹到他了?谢挺之皱眉,仍然保持高阀弟子的风度。

我怎么知道?夜心无辜地回看谢挺之,不过,他瞪我的样子似乎恨不得把我象蚂蚁一样捏死。

清远的钟声在耳边回荡,四周安静下来。

请各位诗友以此图为题赋诗一首。一名紫衣男子站在云台之上,仪态风度均属上乘。据说他就是琴棋书画无人能及的光牧公子。

夜心发现这里的小点心真是好吃得不行,顿时不顾形象混吃混喝。哇,这个花瓣做的糕点真是精致。这杯饮料才喝象纯净水,再喝有微微清冽的苦,回味却是萦绕舌尖的甜。

直到一个庞大的身影挡在了夜心的面前,夜心才满口点心地抬起头来。

夜心小姐似乎对诗会比试成竹在胸啊。容现一句话就把众人的视线都引了过来。

啊?每个人都要赋诗吗?夜心无辜地问。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

夜心小姐,你现在可是谢府代表。司马元显公子力荐的。容现微微一笑,给夜心扣是不得不接招的大帽子。

明夜星辰明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原来就是出自夜心小姐?光牧公子眼前一亮。

夜心脸红了红,本来是帮别人篡改诗词写情书,现在居然成了自己的大作。咽下口中甜食,夜心尴尬地笑笑,那个纯属偶然,我其实不怎么懂得诗词歌赋。

容现笑了起来,眼角全是讽刺和得意。眼前的小丫头毫无气质,吃喝如同市井混混,怎可能写出那么令人惊艳的诗句。

谢府中的武将倒是不错,不过说到赋诗呵呵那笑声说不出的讽刺和轻蔑。

夜心看到谢挺之脸上的肌肉紧了紧,心中不由一怒,我倒是又偶然想起了一首诗,请容大人指正。

夜心看了看谢挺之,露出信心十足的微笑,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李商隐,对不起,我又借用你的诗句啦。

夜心吟罢,座下无声。只见容现的脸上是涌起的红潮,额头上是细细的汗珠。

拉住谢挺之的手,夜心笑道,我也只有这点才华啦,我还有事,改日再和容大人比试。夜心拉着谢挺之离开了大船,其间各人居然毫不阻拦。

碧海青天夜夜心夜心小姐真是独立特行的天才诗人。有意思。光牧公子笑了起来。

秦淮河河畔,谢挺之觉得夜心的手在自己掌中是那样的柔软温暖。

闷死人的诗会,点心再好吃我也不参加啦。夜心放开谢挺之的手,对着大船扮鬼脸。

谢挺之微微一笑,有幸灾乐祸的味道,恐怕你跑不掉了,光牧公子是婷妹的偶像,而你大概已经被光牧公子另眼相看了。

伤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明月之下,时光的洪流中,本来不该相遇的两个人静静对视。

我说谢挺之的眼中似乎带着温柔和宠爱,他缓缓伸出修长的手,靠近夜心的脸庞。

夜心发现自己的心跳快得如同脱缰的野马。

我说,你的嘴角上还有糕点渣子。谢挺之的手拂去夜心嘴角的糕点渣子,谢挺之的话让夜心恼羞成怒。

夜心恶狠狠地瞪谢挺之,要你管!

你似乎很会惹祸上身,我该拿你怎么办呢?谢挺之的眼神宛如月光下的海水。

不用烦恼,很快我就会离开的。夜心微笑着回答。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居然有一丝不舍。

离开?我不许。谢挺之眼神一凝,你可是我捉到的奸细。为什么一听到夜心要走,心中那么失落?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奸细。而且,我要去的地方很远很远哦,我们大概不会再见面的,不过,我会想念你的。夜心抚摸着袖中的夜心之链,心中有着黯然。时间的距离比空间的距离还要遥远。

为我留下来。谢挺之蓦地握住夜心的手,眼神热切。他总觉得夜心会在下一刻消失,心中惶惶不安。

呵呵,夜心一阵慌乱,心中却有着隐约的甜蜜,你难道喜欢上我了?其实我不会做饭也不会刺绣,诗词是抄袭别人的,而且她看着谢挺之温柔的眼神,说不出话来。

谢挺之象拍小狗一样拍了拍夜心的头,废话那么多。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神色惶惶的亲兵匆匆而来。

北府军出现类似瘟疫的事件!

北府军,夜心早闻其大名。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中以少胜多的强兵。

事情要从三天前说起。

有十余名士兵呕吐腹泻不止。本来以为只是食物不干净所致,却没想到今日傍晚第一批得病的士兵已然全部死亡。而陆续得病的士兵已经高达两百余人。军营中谣言重重,人人自危。

夜心听了士兵的汇报,心中一动。

原来是传染病。夜心皱眉。

传染病?谢挺之对于夜心的新词汇很是好奇。

就是你们说的疾疫。夜心吐吐舌头,要是是这样的话,一定要隔离治疗,送入六疾馆。不然的话,这传染病也许会在整个军队中扩散。在先秦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对于疾疫的起因不甚了解,或认为是瘟神作怪,或认为是阴阳失和所致。直到晋朝才有了专门收治传染病人的医馆六疾馆。

什么六疾馆?谢挺之一头雾水,你这个神医有办法?夜心救治婷妹是自己亲眼所见,由此对夜心产生的信心也是极其牢固的。不过,疾疫非同小可,夜心真的有把握吗?

让我看看。夜心心中也是忐忑。如果这传染病的病毒是sars一样厉害,自己小命也玩不够。不过,既然听起来是消化道传染病,估计和鼠疫啊什么的没关系吧。

眼眶下陷,两颊深凹,口唇干燥,腹凹如舟,神志不清。这就是第二批患者的模样写照。

夜心细细问过士兵们的病症,得知患病士兵都是军营东区的。

看了看东区的水井,又问明了茅厕和厨房的所在。夜心知道整个事件相当严重。

谢挺之,如果你信任我,让我来消除这场疾疫的话,从现在开始,整个军营许入不许出。夜心神色凝重地看着谢挺之。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病?谢挺之俊美的脸上是信任的表情。

霍乱。他们得了霍乱。夜心声音清晰地开口道。霍乱在21世纪也是甲级传染病。霍乱的死亡率高达30%~100%,被视为鼠疫之外最可怕的疾病。如果不及时控制,爆发起来相当可怕。

谢挺之当机立断,传我号令,设禁。

整个军营灯火通明。由军营外送入的干净的加盐米汤正被灌入患病士兵口中。让腹泻病人喝米汤加盐,是中国人早几百年前发现的妙方。因为没有现代输液器材,夜心也就活学活用起来。

军营东区的水井被封。患者吐泻物全部集中起来用火烧掉。

夜心架起了大锅子把厨房里所有的食具全部用沸水消毒。

夜心,你到底在干什么?谢挺之对着戴着怪模怪样的布罩的夜心说道。

如果不是得病的弟兄渐渐好转,他甚至怀疑夜心在整治大家,让所有的人都戴是怪布条来迎合夜心怪异的审美嗜好。

霍乱菌在100度的高温下,只能活3分钟哦。夜心略显疲倦的脸上是淡淡的黑眼圈。

霍乱菌?谢挺之开始怀疑自己是白痴。为什么老是不懂夜心在说什么。

谢挺之,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所谓的天灾其实都是人祸。我们生病的原因很多都是因为到处是很小的,小到你看不见的细菌作怪。夜心对谢挺之进行医学启蒙。

谢挺之面无表情地看着夜心,妖言惑众。

夜心顽皮地笑笑,你不信?我昨天做了个很简陋的放大镜,你要不要玩?夜心的语气极象哄骗小红帽的大灰狼。

谢挺之瞪着夜心手上的古怪玩意。

过来吧,过来吧。夜心笑得越发甜美。

半刻钟后,谢挺之的尖叫声响彻军营,有虫子啊--好多的虫子啊!!

[待续]喜欢这篇文章的话+QQ群137518978

读书人故事会:http://wsw.reader8.cn/gushi/转载请注明出处!(WWW.READER8.C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