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宅

avatar 2018年07月7日09:31:26 评论
  今天给大家说一个迷雾重重的房子,这个房子十分的恐怖,而且迷雾云云,这个故事就是谜宅

好吧,这是一个像八十年代破案电影的老套开头:城西郊有一幢老屋,据说十年前一个女人上吊死在里面,尸骨至今还挂在正屋的房梁上。是否是真的却从没有人敢去探究,老屋就一直默默地伫立在城郊。直到数天前,四个喜欢玩城市探险的大学生去了西郊的鬼屋,两个下落不明,一个精神失常,还有一个被车撞到成植物人的劲爆新闻传出后,诡异的西郊老屋才重新走进人们的视线,一时人心惶惶。

“李哥,咱这大晚上的还得来这么邪门的地方,要是真有什么鬼啊神的,下辈子投胎都不好投啊!
李乐回头对新来的小伙子笑着说:咱们不就是吃这碗饭的吗?别发牢骚了,小心点就是了。
宋柯把小小的桃木剑颤抖地按在胸口,仿佛心脏要在这夜里蹦出来。这是他成为警察以来第一次执行任务,他一直坚信世上是没有鬼怪的,都是人们臆想出来的,可是为什么临出门的时候领导却特意塞给他这个桃木剑呢?
李乐拿着手电筒扫看着四周,没注意一根麻绳突然碰到脸上——绳下面是一个头骨,长长的头发,应该就是传说中上吊的那个女人。他用手电筒扫看地面,女人头部以下的尸骨已经掉了下来,落在地上白花花的一片,像是一朵开败的菊花,透着丝丝的诡异。
这是中毒的迹象吗?李乐捡起了地上的一根肋骨,惨白的肋骨靠近脊椎的地方竟然是黑色的,而且是不正常的墨黑。李乐把肋骨递到宋柯面前:你是科班毕业的,你给分析分析。
那段白花花的肋骨在眼前晃动,宋柯从没觉得一段骨头会有那种阴森的感觉,但是这次不同。他勉强接过那段肋骨,肋骨弯弯的像是在笑的嘴。
狰狞的笑,仿佛能撕裂那段残缺的记忆,一点一点。宋柯突然胃里一阵翻腾,转过身跑到角落刚要吐,就听李乐喊道:别吐,沾了不干净的东西,一辈子都别想安生。
宋柯愣住,强忍着把已经涌到喉咙的呕吐物往下咽,残碎的渣子粘着食道,不管怎么咽口水都冲不掉。
……”一声惨叫之后,宋柯晕倒在地上,李乐跑过去,发现两具古怪的缠抱在一起的尸体,极其诡异而且已经高度腐烂,难怪他会叫的这么惨。
宋柯醒来的时候屋子里白白的一片,消毒药水的味道清楚地告诉他这里是医院。护士来换药,看到他醒了浅浅笑了笑,那样的笑容刺激着宋柯的大脑,他看得出,那是嘲笑。
李乐来看的时候,宋柯正在看那本《前世今生论》,他一直都很喜欢看这种揭示性的书,经历了西郊事件之后他眼前总会出现白影,他记得在心理学上,这是心理阴影的一种,由大脑支配的心理暗示。
看着宋柯李乐笑道:看你那小胆,干咱们这行,就得神鬼都不怕知道吗,看尸体就能吓晕,还得我把你往外背。
宋柯苦涩一笑:我第一次接触这些,当时真慌了,还以为真有鬼呢,李哥你干的时间长,见过鬼吗?
李乐笑得有神秘莫测的感觉: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宋柯道:当然是真的,我当初选择来你们这儿实习,就觉得不对,选择别的科的人都不用做心理指导,只要交了申请就行,我来特殊调查部还专门上了基础心理适应学的相关课程。
李乐拿起小柜子上的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想听真的是吧。那我就告诉你真的,我第一次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也跟你差不多大,那时候刚进警局,也是年轻,不相信神鬼,后来有一次跟师兄一起去执行任务,去抓一个杀人狂。十五年前,有个残肢杀手你听过没?我们抓的就是他,为了抓那个变态,我们守在那栋大厦整整半个月,每天都是吃盒饭,就在残肢再次行凶的时候我们一举擒获了他,他也挺痛快,什么都没否认,直接就认了所有的罪。只是有些找不到的尸体丢弃在哪里他却一直都不肯说,可是就在法院宣布判残肢杀手死刑的时候,那个变态突然说了一句话。
见李乐突然不说话,宋柯显得很紧张,李乐咬了一口苹果道:知道他说什么吗?
说什么,您快说吧,别卖关子了。宋柯着急地看着李乐。
李乐笑了笑:他说,法官大人,我想和抓我的警察见最后一面。
他为什么要见抓他的警察?
李乐一笑道:因为是死刑犯的要求,法官当庭就允许了,我们十二个人站到法庭上的时候,残肢说:你们不是一直都想知道那些被我杀害并且碎尸的尸体在哪儿吗?我告诉你们,其实我早就发现你们找到我了,我杀够人了也活腻烦了,就陪你们玩玩。你们吃的那半个月盒饭都是我送的,我把尸体最精华的部分都做成了好菜送到你们嘴边。你们吃了那些尸体,你们也是帮凶。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