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凶杀案

avatar 2018年07月22日07:12:12 评论
  今天给大家说说校园凶杀案的故事,十分的恐怖,校园门这件事一直是我们学校从来不敢提的字眼,下面就给大家说说吧。

“小舒,你这是要回家吗?”

我刚准备走去停车场取车,忽然听到有声音在叫我。我回头一看,是王展的妈妈。

“是啊,阿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看她一脸疲惫的模样,想来应该也是没有休息好。

“我想你们应该都饿了,就熬了点骨头粥给你们送来。”她拎了拎手上的保温瓶说道。

我笑了笑,“其实阿姨也不用这么早过来,王展他还没醒来呢。”

“是嘛,我还以为他早就醒来了。”她喃喃说道。

“阿姨你先上去吧,我回去换下衣服,等下再过来。”

“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回去?”

“没事,我等下回去煮点东西就行了。”其实我心里还是挺想尝尝阿姨的手艺的,可实在是忍受不了衣服上的臭味,只好遗憾拒绝了。

“行吧,那你等下开车可一定要小心点呀。”阿姨叮嘱道。

我应了一声,和阿姨道完别后往停车场走去。

等我回到家已经八点半了。冲了个冷水澡,感觉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

王展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已经醒来了,吃完早餐就去办出院手续,顺便打听是谁帮门卫大爷办的转院手续。最后他还说我不用去医院了,让我在家里等他,他等下会过来找我!

刚挂上王展的电话,马上又有电话进来。我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本地的号码。犹豫了一下不知要不要接,电话响了很久也没停,那头的人似乎要打到我接为止。我没有再犹豫,按下了接听键。

“喂,哪位?”我问道。

“请问是舒子杰先生吗?”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

我皱了下眉头,回答道:“我是,请问你哪位?”

“我叫陆成,从今天开始你妹妹的案子就由我来接手。我还有点问题想要跟你了解一下,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陆成?就是那个接替了王展的工作人?

“舒先生,你还在吗?”那头的陆成见我没回答他,遂问道。

“我在听。”我回答。

“那你看什么时候有空过来警局一趟好吗?”他说话很客气,但我却听得很不爽。

“下午吧,下午我抽空过去一趟。”我说道。之所以要等到下午,是因为王展刚才说他等下要过来!

“没问题,那就先这样吧,等舒先生过来再谈!”

“嗯,好!”我语气冷淡道。

挂上电话后,我给王展打了电话,跟他说陆成给我打电话的事。他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正在办出院手续,等我过去再聊。”

刚才王展听到陆成的名字后好像情绪不对。我不禁在想,王展和那个陆成是不是认识?

一小时后,门铃响了。

王展一言不发,铁青着脸走进来。

“怎么了?脸上这么难看?”我问道。

王展坐在沙发上,闷声说道,“你知道那个陆成是谁吗?”

我摇头,“我也不喜欢猜谜语,你直说吧。”

王展瞪了我一眼,大概是气我套用他的话。只听他长叹了口气,说道:“那陆成和我在同一警校毕业,当年我和他之间曾经闹过不愉快!”

我一楞,还真是被我言中了,王展和陆成两人真的认识!

“那他这次为什么会突然过来抢了你的案子,还让局长停了你的职?”我言下之意是想说这陆成是不是有什么背景,不然怎么会连局长都听他的话。

王展苦笑,“你猜的没错,他这人还挺有背景的。”

“哦?”

“他爸是公安厅的厅长,我们局长当然要好好巴结他了。”

“原来还真有背景啊,要不我下午放他鸽子算了。”见王展苦着一张脸,我说道。

“还是去吧,现在子瑜的案子是他在接手,你们总要经常见面的。”王展颓丧着脸道。

“好吧,那就听你的吧。”

“对了子杰,我刚才问到帮门卫大爷转院的人是谁了。”王展忽然说道。

“我正要问你这事。”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给大爷办转院手续的人叫杨明。奇怪的是,那杨明在表格上家属那行填的是父子关系!”

我心一惊,问道:“你不是跟我说大爷他孤身一人,没有家属的吗?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儿子出来?”

“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王展一脸费解道。

我沉思片刻,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转到了哪家医院?”

王展摇了摇头,“不知道,表格上没有填写。”

门卫大爷在我去找他之后就被转院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我刚才跟我妈说我要去外地出差一个月。所以这一个月里,我都住你家了。”王展说道。

“你是不想让阿姨知道你被停职的事吗?”我想到昨晚阿姨说的话,又说道,“王展,你就算不说阿姨她也能猜到的。”

“没事,她不会知道的。”王展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苦笑一声,“你以为她真的不知道吗?”

王展一愣,似乎没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算了,你住我家也好,不然这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实在太凄凉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眼睛不自觉的看向墙上那张全家福,忽然感觉到心猛地一紧……

“那等下你去警局见陆成,我就回去收拾东西过来。”王展说道。

——

下午,我如约来到警局。

先前那个警察小哥看到我,跟我打了下招呼,然后就走了。已经没有像上次那么热情了!

“对不起,我找陆成,他现在在局里吗?”我叫住他问道。

“你找成哥呀,他在呀,我去帮你叫他。”他回答道。

昨天他还叫王展展哥,今天又换了别人叫哥。什么叫人走茶凉,在这小哥身上我算是真切体会到了。

我坐在会客室等陆成过来。很快,我便看到一个身穿警服的男子出现在会客室门口。

“你好,我就是陆成。”他朝我伸出右手道。

“你好,我叫舒子杰。”我礼貌性的和他碰了一下手,便快速地收了回来。

他笑了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舒先生请坐吧。”

我点了点头,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之后他问了我一些关于子瑜的事情。可我对子瑜的事情知之甚少,他每问一个问题,我都回答他‘不清楚’。终于,他没有再问,盯着我看了许久。

“怎么了吗陆警官?”我问道。

他突然冷笑一声,说道:“舒先生,你是不是故意不想告诉我?”

“陆警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语气不悦道。

“我知道你和王展是好朋友,你现在一定很不爽这个案子由我来接手吧。”他不顾我越来越冷的脸,自顾说道。

“陆警官,虽然我的确很不满案子由你接手。可不满归不满,我还是希望能尽快破案,所以我并没有故意对你隐瞒什么!”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说,楞了几秒,表情颇为尴尬道,“对不起,看来是我误会舒先生了。”

我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如果不是因为考虑到他是案子的负责人,我真想马上离开这里!

“舒先生,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如果今后调查案子遇到什么疑问,还希望舒先生你能尽量配合我们。”

“好,那我先走了!”说完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客室。

“舒先生慢走,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身后传来陆成那令人发火的声音。我装作没听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是不是在陆成那里受气了?”王展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头也没抬的问道。

只见他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台平板,不知在查阅什么资料。!

“如果我和陆成同一个学校的话,我可能会被他气死!”我喝了口水,语气愤然道。

“你才刚和他接触都这么觉得了,更别说我和他做了几年同学。只和他闹矛盾已经是我做了极大的克制了!”王展一边说话,一边手指翻飞。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

“从一进来就看到你在忙,你到底在干嘛呢?”我凑了过去,好奇道。

“灌水呀。”王展说道。

可不是嘛,他在同城的一个论坛上正和别人聊得热火朝天呢。

“你竟然还有心情灌水。”我不解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可不是在闲聊,我可是在查案子。”王展停下来,看着我道。

我一头雾水,不明白灌水和查案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他见我疑惑,便停下来给我解释道:“Z大发生了命案,大家都在论坛上聊疯了,有人说是冤魂索命,反正现在各种版本都有。”

我脸一凛,没有说话。

王展见我脸色不对劲,赶紧闭上嘴巴,没有再说下去。

我知道他是在认真搜查线索,可当知道大家的议论对象是子瑜时,我还是接受不了。

“那你慢慢聊吧,我先进去休息一下,两小时后记得叫我起来。”我边朝卧室走边说道。

王展答应了一声,继续忙着和论坛上的那些人灌水……

昨晚一夜没睡,折腾了一天我也累了。刚躺下去没一会儿便做起了梦来。

不过,做的却不是什么好梦!

我梦见自己被一个无头怪追杀。他手里握着把明晃晃的大刀,他虽然没有头,可不管我往哪边跑,他都紧跟在后!

我一直一直跑,还是没能把他甩掉。最后,我误跑进一条死胡同里,再也没有退路。

我瑟缩着身子躲在角落里,看着那无头鬼一步步紧逼过来,我心里充满了绝望!

我大声喊着救命,可根本没有人来救我。

终于,那无头鬼举起来他手上的刀。手起刀落,我只觉得脖子一凉,奇怪的是并没有感觉到疼痛。我看到一颗人头滚到我脚边,那人头正面对着我,我惊恐的发现那人头的脸竟然变成了王展的脸!

“子杰,你做噩梦了,快点醒过来呀!”

我感觉有人在不停地摇晃着我的身子,那人的声音跟王展很像。我又看了看脚边的人头,竟然真的是王展的人头在跟我说话!

我惊恐极了,想要逃跑。可我全身软绵无力,连挪脚的力气都没有。

啪啪!

两次声响过后,我只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也是因为这两声,把我从噩梦中救了出来。

我睁开眼睛看到屋里熟悉的一切,心里有种劫后余生的激动!

“你总算是醒过来了。”王展的脸突然在我面前放大,惊得我大叫一声。

王展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干嘛吓成这样,我又不是鬼?”

“还好你没事。”想到刚才梦里那些骇人的事情,我暗暗庆幸道。

“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王展说道,“你知不知道刚才你有多吓人,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你,最后还是下了重手才把你弄醒的。”

“你不会打我脸了吧?”想到刚才梦里听到的声音,我惊呼道。

“是啊,不然你怎么醒过来。”王展一脸认真道。

我摸了摸脸颊,还是会痛。我瞪了王展一眼,说道,“你这小子下手还真狠!”

王展耸耸肩,“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嘛!”

我一时无语,他说的还真没错,要不是他那两巴掌,我可能还被困在噩梦中醒不了呢!

“你到底做了什么噩梦,竟然能把你给吓成这样子。”王展坐在我床边,好奇道。

我摸了一下额头,满手都是虚汗。“我梦到被无头怪追杀,最后被他砍下了头。”

我没有跟王展说被无头怪砍下的人头是他的!

王展听后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舒子杰,你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还被吓成了这样。”

如果是在平时,他要这么取笑我,一定会被我反击。可现在我连多说一句话都觉得费力!

看了下时间,我才睡了一小时不到。不但这样,而且整个人比没睡之前还感到累!

“你还要继续说吗?”王展终于笑够了,问道。

我摇头,“不了,再睡恐怕还要做噩梦!”

王展蹙眉,“你最近都没怎么休息,这样身体可以吗?”

“不用担心,我身体没这么差劲!”我沉吟片刻,问道,“对了王展,昨天你是怎么回事?”

“昨天?”我看到王展脸上掠过一丝惊恐,不过很快又恢复到正常。他轻描淡写的说道,“可能是我在殡仪馆冲撞到死人了吧。”

“冲撞死人?”我大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带我妈的朋友去殡仪馆认尸,要离开的时候我不小心撞到了一张放尸床。可能是力气太大,那尸体的手从盖尸布下掉出来。我也没当回事,就把那尸体的手又放了回去,然后就离开殡仪馆了。”

“死人的手你也敢去碰?”听他这么说,忍不住斥责道。

王展眼神奇怪的看着我,“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死人尸体我碰得还少吗?”

“平时你那是在帮他们伸张正义,昨天你确是冲撞加冒犯!”我说道。

王展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把我看得浑身不自在。“你在看什么?”我不满道。

他摇摇头,“我想看你是不是被刚才的梦吓傻了。”

我伸手拍了一下他脑袋,“我说你你能不能长点心呀!”

时间在和王展斗嘴中慢慢流逝。我扭头看了下窗外,外面天已经暗下来了。

“可能过会要下雨。”王展顺着我的眼睛看到外面,喃喃说道。

“王展,你在论坛上得到什么消息吗?”我表情凝重道。

“消息是有,就不知道可不可信。”王展苦笑。随后他又对我说道,“我约了一个网友见面,等下就走。”

“网友?”我纳闷,“对方是男是女?”

“你想哪去了,当然是男网友。他说他是从Z大毕业的,知道五年前Z大闹鬼的传闻!”

“那你去吧,有事电话联系!”我说道。

王展走后,我一个人也不想呆在家里,便开车出去兜转。

那神秘人已经有几天没有给我发过信息了。

不知怎么了,我开始有点期待那神秘人的消息。因为他(她)的消息每次都是那么的准确……

正想着,电话响了。是李雨馨打来的,不知她找我有什么事?

“李同学,有事吗?”我接起电话,沉声道。

“舒先生,你方便现在过来一下吗?”那头的李雨馨低声问道。她说话时鼻音很重,像是刚刚哭过。

“好,那我们在哪碰面?”我没有迟疑就答应了下来。

“还是在红树叶咖啡店吧。”

“行,见面聊!”说完这话后,我便挂了电话,到前面调转车头,往红树叶咖啡店方向开去!

外面又下雨了。每次一下雨,我心里总会莫名的感觉到不安。

远远看到李雨馨站在店门口,手上撑着一把天蓝色的雨伞,她低着头,似乎有什么心事。

“李同学,怎么不先到里面去等。”我站在她面前,说道。

她抬起头,眼眶泛红道,声音哽咽道:“舒先生,你来啦!”

“发生什么事了?”刚才电话里就觉得她情绪不对劲,没想到真有事情。

李雨馨抿着下唇,连连摇头,“我没事。下大雨了,我们进去吧!”

她这样子怎么可能会没事。不过她既然不想说,我也不能勉强。

红树叶咖啡店里人很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我和李雨馨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我问她要喝什么,她摇摇头,说她不习惯喝咖啡。

“那就点杯饮料吧。”我说道。招手叫来服务员,那服务员看到李雨馨时楞了一下,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帮我们点完东西就走了!

“自从陈经理出事后,这家店就换了老板,我也被辞退了。”李雨馨低声说道。

“为什么新老板要辞退你?”我问道。心里想着她刚才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哭的!

“我也不知道。不止我,他把所有的老员工都辞退了。”

这就奇怪了,按理说老板不都应该喜欢熟手的员工吗,怎么会把人都换了?

要说他想换招牌不做咖啡倒还可以理解,可他并没有转行,而且连招牌都没换。

我不禁对这老板感到好奇,问李雨馨道,“那你知道接手这店面的老板叫什么吗?”

“我没见过新老板,但听别的同事说,他好像叫杨明!”李雨馨若有所思道。

“杨明?”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说过。

“嗯,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对了,就是他!”我突然激动道。把对面的李雨馨吓了一跳。“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尴尬道。

“你认识他吗?”李雨馨好奇道。

我苦笑一声,“不认识,只是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哦。”李雨馨淡淡应了一声,表情闪过一丝失望。

“对了李同学,你叫我过来是不是有事?”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回到了正事。

“对不起,我差点把正事了。”她边道歉边翻找起包包。

虽然不知道她在寻找什么,可她看翻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东西,心里不由得跟着着急起来。

“李同学,你在找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李雨馨找得满头大汗,听我问起,一脸歉疚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蒙起了一层雾气,似乎快哭起来了,遂安慰她道,“你先别着急,再好好找找看,也许就在哪个小袋子里面。”

李雨馨咬了咬下唇,声音颤抖道,“我记得我出来之前明明放在包里了,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吧。”我朝她伸手过去,让她把她的背包递给我。

李雨馨迟疑了一下,把包递了过来,说道:“一把钥匙。”

我皱了皱眉。只是一把钥匙,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吧,怎么把她急成了这样?

李雨馨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解释道:“那钥匙是子瑜的。我也是今天才在包包里发现,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我心一震,问道:“那你知道是哪里的钥匙吗?”

李雨馨摇头,“我也不知道。”

原来是子瑜留下的钥匙,难怪把李雨馨着急成这样。既然是子瑜的钥匙,我更应该把它找到才行。

李雨馨包里的东西很少,找起来也方便。可我翻遍了每个小袋子,却仍然一无所获!

“一定是被我不小心给弄丢了。”李雨馨扁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