萦绕在校园的秘密

avatar 2019年11月2日15:52:58 评论

  A市第一中学分校正在建设中,转眼间到了学生开学的时候,由于新生过多,学校不得不让学生住校学习。

  这所学校建在A市最南面,据说原先是窑厂,死了很多人,一直荒废着,第一中学急需建设分校,以极少的价钱买下这片地,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学校的一期建设竣工了。学校的建筑是欧式风格,虽然二期工程还没有竣工,依稀可见土堆和石子,但是整体显得特别气派。这所学校临近公路,不远处还有一座立交桥,路人站在立交桥上俯视学校,俨然是一道风景线。

  9 月1号,开学的日子。小溪跟随爸妈来到学校报道,当时学校的大门都没有建,通往学校大门的小路泥泞不堪(昨晚下过一场雨)。来到教学楼,一楼的103房间是缴费处,交完费用,小溪和爸妈就去了宿舍,好一会才把宿舍收拾妥当。所有的事情都差不多了,小溪送爸妈出了学校,自己去了教室。大家都在忙活着互相认识对方,讨论着学校的设施,想像学校竣工后的辉煌景象。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学校的工程也完工了,学校的路平了,水清了,湖边还种了一排柳树,学校还为学生设立了早读园,绿树成荫。

  小溪和其他同学一样特别喜欢学校的建筑物,感觉在这所学校读书特别自豪。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每一个学校似乎都有一个关于它的传说。小溪听本班男生说学校以前是窑厂,在民国时期死了很多人,有的还被活埋了,死相极惨!而且他们男生宿舍住最后一栋楼的男生到夜里经常听到有女人在哭泣,特别恐怖。小溪听说后没怎么当回事,心想哪个学校都会流传这种事情,不知道又是哪个男生编的吓唬女生。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溪经常听同学说谁谁在晚上看到湖中央有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飘啊飘的,一会就不见了。还有人说有一回宿舍晚了,经过操场,见到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在那飘来飘去(因为操场距地面有距离,看不到她的腿,只看到在移动),当时还奇怪呢,大冬天谁穿旗袍啊,因为急着回宿舍也没多想。甚至有人说,有一个音乐生提早回宿舍,在水房洗脸听到有人叫她,一回头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多同学问她怎么了,怎么躺在水房的地板上,重要的是穿着红色旗袍。但是她怎么也回想不起转过头后的事情。小溪听到越来越多类似的传言,心里不得不犯起嘀咕来,晚上回宿舍也不敢单独行动,天一黑就和同学呆在教室,不敢去湖边和操场散步,晚自习一下课就马上回宿舍。

  时间过了许久,小溪听到这样的传言渐渐的少了,也就放松了警惕,渐渐地就把原来听说的传言抛之脑后,整天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转眼间又到了快放暑假的日子,同学们都规划着暑假去哪里玩,校园里特别热闹,尤其是晚自习时间。这天小溪和她的两个好朋友(一飞和思雨)在一起聊天,起初她们聊得很投机,后来小溪和一飞不知哪里说错话了,惹到思雨了,导致最后三人不欢而散。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起书来,没过多久,思雨拿起书包狠狠地就出去了,小溪和一飞因气不过跑出去看看,看到思雨朝宿舍楼走去。一飞说:哼,本来就是她的错,还给我们甩脸看,走就走,我才不管你呢!就是,一副大小姐脾气!提前回宿舍就不怕撞见鬼!小溪也很气愤,走,我们回教室吧,不管她!小溪和一飞都回到了教室,继续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小溪显得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思雨,她们毕竟是好朋友,现在还不是放学的时间,她一人回宿舍不安全,一飞也有些担心。我们还是去看看吧小溪和一飞,就匆匆下了楼,朝宿舍楼走去,操场是去宿舍楼的必经地,两人经过操场,一个人也没有,两人有些害怕,大步的朝宿舍楼跑去。两人一口气跑到宿舍楼前,互相看对方一眼,走进了宿舍楼。小溪推开了宿舍楼的玻璃门,见到宿管老师的灯亮着,问到:老师,你刚刚看到一个女孩子上去了吗,挺高的。恩,有一个女孩子上去了小溪和一飞两人赶紧向楼上跑(思雨和一飞同宿舍的,她们住的是两人间,在六楼顶层)。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六楼,看到宿舍的灯是亮着的,两人大舒了一口气,直径走到611房间,砰、砰、砰砰、砰、砰没有人来开门,思雨,你开开门,我是小溪房间里仍然没有动静,思雨,你快点开门,我们两都来找你了,你还这样,你不开我踹门进去了哈!一飞大叫着,还是没有人开门,小溪,我有钥匙,我来开门,进去了咱俩再收拾她。一飞掏出钥匙,但怎么也打不开,是不是拿错钥匙?不应该啊,平时特别好开啊一飞试来试去还是没有打开门,这可把一飞气坏了,朝着门猛地踹起来,门依旧没有打开。 她想怎么着吧!装聋是吧!我们走!一飞牵着小溪的手刚要离开,这时候,门砰的一声开了,小溪和一飞两人同时扭头朝房间望去,一飞本想破口大骂的嘴瞬间被秒杀了,她们两个想中魔了一样,没有任何表情,时间暂停了几秒后两人手舞足蹈起来,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分不清方向,两人跌跌撞撞的下了楼

  这时候,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了,同学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人也多了起来,寂静的宿舍变的热闹起来,小溪和一飞也冷静了下来。我们看错了吧!恩,也许吧!我们再去看看吧!恩,好,两人又一次来到611门口,刚才敞开的门再一次禁闭了,钥匙依旧没有打开。小溪跑下楼去找宿管老师,老师来了也没有打开,老师让一飞去别的宿舍住一晚,明天再说,但是 老师,思雨还在里面那怎么不让她开门,不对啊,外面这么吵她应该听得到啊,怎么回事?两人什么也没有说,宿管老师找来了保卫处的老师和班主任,但是无论怎么开门还是没有动静。 1/212下一页尾页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