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异世界灵体一次擦肩而过

avatar 2020年01月17日09:51:50 评论

时间是我在江西南昌上大学时候,我记得应该是2008年7月15日早上12:40至1:00之间。
7月14日的下午我们五个同学商量好,今天晚上要一起通宵打魔兽,然后集体去吃饭,吃完就一起去学校前门的网吧上网,直接开了五台连机开通宵。
不知道为什么,我玩到11点多就困了,趴在电脑前就睡着了,睡到12:30左右就醒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回宿舍睡觉,而且是一种非要回去的想法。
跟同学打了声招呼就要走,同学拉住我,都商量好了通宵干嘛回去,然后我说不行了太困了回宿舍睡觉去。
走出网吧外边下着大雾,但是我胆子比较大,也没想那么多,就走向学校前门,平时没少出来通宵,一路都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但今天(7月15日早上大概12:40的样子)就很特殊,路灯一个都看不到,全部都是白茫茫的。
我也没想那么多,走过马路就到了学校对面,正好要路过一个公交车站牌,而且这里灯是亮这的。
我朦胧胧看见一个女孩,想都没想我就问了一句,我说:“大半夜的在这样干啥呢?”
她(它)还回答我了说:“我等公交车呢。”
我又回了句说:“神经病吧,公交车早上6:00才有呢!”然后我直奔学校大门走去。
走到大门前(学校大门很大的而且是电动推拉门),清楚的记得左边灯亮右边灯没亮,然后就想跳进去反正都驾轻就熟了。
刚走进两步身后的一个老头拍了下我肩膀吓我一跳,我回头一看,一个扛着似招魂幡的那种幡,还扔着纸钱。
说了好几句话,但我是真的听不懂(上了四年大学也听不懂南昌地方话)也没在意,直接跳门进了。
进来学校那场景还是白茫茫的一个路灯看不到,到宿舍需要经过教学楼—一个邻水广场—一个小树林(还有一个阁)—宿舍。
走着路过了教学楼刚到邻水广场,肩膀又被拍了一下还挺疼,回头一看又是那个老头。
我就一种要揍他的心情走近了他要踹他,突然间,就是一瞬间,身上冷汗全冒,推开老头往大门跑去。
路上情景全忘记了,就知道赶紧跑,直到跳出大门,又跑向网吧。
路过公交站牌我特意眼睛瞟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穿过马路冲进网吧,坐回我开的电脑地方。
同学们看我又回来了,就问我你不是回宿舍了吗?咋又回来了,赶紧的开魔兽干。
我没说话,冷静了有一分钟,我拉着我边上的同学说,我可能见鬼了。
下他们四个都围了过来,说咋回事,我就把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
他们几个也都不安了,有可能是好奇吧,他们说咱们现在去看看。
然后我也是胆怯了说,等天亮了再说吧,就这样他们又继续玩了会儿,到了四点半,很准确的时间四点半。
他们几个叫我说,咱们几个去看看,我也乍着胆子就跟他们去了。
出网吧门,外面雾也在散,但是路灯全能看到,过了马路到公交站牌,到处也仔细看了啥都没有。
走到了大门前,我记得当时地上有老头扔的很多纸钱,但是现在没有了,打扫卫生的环卫工都是早上6:00以后才有,而现在地上一个纸钱都没有了。
然后我们跳进大门,虽然还有雾,但是学校里的路灯都能看清了。
我们几个通过了教学楼—邻水广场—小树林直到到了宿舍才安心了,我的宿舍在三楼正好是最外排,我趴在床上看着外边小树林,也没敢睡觉直到早上7点多我才睡着。
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给我爸打电话说了下发生的一切,然后我爸找了我们本地的一个大仙,当天就坐飞机飞南昌来了。
晚上我在昌北接到了他们,然后打了个车就回学校这边了,找了个宾馆,大仙先给我掐了掐,算了算,就说早上去你们学校再说。
早上6点多我们就步行到学校,离得很近了大概不到十分钟路程,就到了大门前,然后大仙拿着轮盘在哪里转来转去的看,然后在公交站牌边上少了几张黄纸,我们就来到宿舍了。
大仙叫我那几个室友先出去,也不让问为什么,然后叫我躺着床上,他在床下点个个火盆,一个香炉点了三根香,用一种很大的叶子在我身上拍来拍去,拍完前面拍后面,又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个手指印,是用手使劲按出来的红印,整个时间用了大概近一个小时。
休息了会,我爸联系了学校,系主任带着我们去了档案室,查找近几年有没有女同学在公交站哪里出车祸的。
后来查到两年前一个女同学在公交站哪里被撞死了,然后我们就走了。
我爸定了机票也正好当天晚上就有飞机,我送他们去机场,大仙跟我和我老爸说,那个应该就是那个女鬼,但她不想害我,那个老头就是看守她的,两次拍我是提醒我赶紧离开这里。
然后给我一张符,串上红绳让我带着7天,7天后扔了就行。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